收藏大家坛 首页 收藏资讯 查看内容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2015-7-1 23:1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148| 评论: 0|原作者: Vista看天下 |来自: Vista看天下

摘要: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工作人员展示追回的文物—红山文化勾云形玉佩姚老三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向了末路——趁看守人员不备,他一头冲向了山上的一块大石头。这是他被捕后的第三天,在去 ...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工作人员展示追回的文物—红山文化勾云形玉佩

姚老三知道自己的人生已经走向了末路——趁看守人员不备,他一头冲向了山上的一块大石头。

这是他被捕后的第三天,在去指认犯罪现场的路上,姚老三想要自杀。几个民警把他拉回来,此后,无论警察怎么问他都只回答:“你问啥玩意儿?我不知道!”

但实际上很多人都知道他是谁。在内蒙古赤峰的古玩文物市场,人们叫他“祖师爷”,文物品鉴说一不二;在河北围场的赌场,人们叫他“关外盗墓第一高手”,经常随手掏出一件文物抵押;在老家,村里人叫他“老败家”,因为总是输钱。现在,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11·26”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头号犯罪嫌疑人。

该案被称为“共和国涉文物第一大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75人,摧毁盗墓、倒卖文物犯罪团伙10个,追缴文物1168件(套),其中国家一级文物125件(套),据专家估算,市场拍卖价格逾5亿元——无论是抓捕人数还是追缴文物数量,都创下新中国成立以来之最。

2014年12月7日凌晨5点,辽宁省公安厅决定实施统一抓捕,八百余名警员,分成78个抓捕小组,赶赴全国七个省区,几乎同时出现在了犯罪嫌疑人面前。而姚老三在一个多小时之前已经被提前抓捕,这是他作为一号人物的特殊待遇。

江湖之初

“2000年来的中国史学家,上了秦始皇的一个大当,以为中国的文化及民族都是长城以南的事儿。这其实是一个大大的错误,我们应该觉悟了!我们要打倒以长城自封的中国文化观,用我们的眼睛,用我们的腿,到长城以北去寻找中国古代史的资料。那里有我们更老的老家。”这是中国考古学之父李济说过的一句话。

后来,考古学家果然在长城以北找到“我们更老的老家”。

河北北部、辽宁西部、内蒙古东南部大凌河与西辽河上游,是为红山文化的分布区域,其核心区便是牛河梁。一条名为牤牛河的小河发源于此,那座山就叫牤牛河的梁上。牛河梁北山顶上是女神庙,不远处是东山嘴祭坛,而积石冢则散落于诸多山脊之上。原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评述说:“红山文化坛庙冢三种遗址的发现,代表了我国北方地区史前文化发展的最高水平。它的社会发展阶段向前跨进了一大步。从这里我们看到中华五千年文明的曙光。”

红山文化玉龟

与中原地区新石器时代墓葬普遍随葬陶器不同,红山文化的墓随葬有大量玉器,除常见的玉镯、玉箍、玉璧之外,比较打眼的有玉龟、玉凤、玉人,最为夺目则是玉猪龙。先民遗留在此的陪葬是今人穿越时空的媒介,同时,也是蛊惑人心的宝藏。在考古学家之后,随之而来的便是文物贩子,还有盗墓贼。

甚至考古队内部人员也难敌诱惑,此次破获的案件中,便有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技工邓某把考古发掘中发现的一件玉猪龙据为己有,单此一件,获利320万元。但此类零敲碎打,仍不可与“关外盗墓第一高手”姚老三相提并论。目前,专案组在姚老三团伙中追缴各类文物263件,其中一级文物64件、二级文物33件、三级文物78件、一般文物88件。

姚老三原本是内蒙古赤峰市乡下的农民,据同为盗墓贼的弟弟姚老七说,小时候父亲编箩筐为生,三哥则骑自行车到其他村子贩卖,此后还倒腾过羊绒、皮子、猪鬃,“那会儿人家不懂的时候就开始干”,属于村里头脑活络的那种人。姚老三何时学会盗墓的技艺,至今仍是一个谜,有一种说法是他的父亲教的,但姚老七否认这一点,而姚老三则一直保持缄默。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红山文化玉龟

不过赤峰同样处于红山文化核心区,随处可见先民留下的遗物,姚老三自小便耳濡目染,并不排除无师自通的可能性。

早年间,人们并不清楚其价值,耕地里挖出文物便随处丢弃,拿来垒猪圈已算是物尽其用。据朝阳市首家民间博物馆“德辅博物馆”的志愿者介绍,成立之初,收一件红山文化石器,便宜的不过百十来块钱。2008年,辽宁省开始了对牛河梁遗址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的准备工作,媒体宣传很是热闹,市场逐渐意识到了红山文化文物的价值,价格迅速上涨。

姚老七说,三哥便是在这一年开始从红山文化文物入手。数年下来,就盗窃红山文化文物而言,姚老三已是当之无愧的“祖师爷”,此次被抓的10个犯罪团伙,不少人都受过他的指点,至于鉴定红山文化文物的水平,甚至超过许多文物专家。某位办案民警的说法是:“文物专家虽然是专家,但看的东西太少了,所以他看啥都像假的。盗墓者他第一眼看见的全是真的,文物的形态颜色大小,看得多了,他一看就知道是不是真的。”

也就是2008年,牛河梁遗址由省里转交朝阳市管理,朝阳市公安局因此成立牛河梁分局,专门负责该地区的治安管理工作。“11·26”专案的具体负责人王红岩时任牛河梁分局政委,当时刚从消防部队转业的他,对文物保护毫无经验。2013年,分局扩大职能更名为朝阳市公安局文物保卫分局,王红岩任局长,此时的他对牛河梁遗址了如指掌,已是文物保护的一把老手。

一个是保护者,一个是盗墓贼,他们的相遇是命中注定,只是当时恐怕谁也想不到事情的规模会如此之大。

盗墓秘籍

“通过这两年的侦查,应该说,辽西蒙东一带的红山文化遗址,不是谁都能盗的,”王红岩说,“全国其他的一些盗墓的人,不一定盗得?了。”

和盗墓小说中说的不一样,也和其他地方的盗墓有所不同,红山文化遗址挖掘本身非常容易,一般挖几十公分就能挖到文物,但难度在于,如何在荒野中找到那个点。几千年下来,日晒雨淋,水土流失,原来的墓葬点已与周围浑然一体,要找到准确的挖掘点难度不亚于大海捞针。但就现在发现的盗挖坑看,都非常小,非常准确,可谓神乎其技。

真正掌握了这门技术,不过姚老三一人而已。此次被抓的盗墓团伙中,其中三个主要针对红山文化遗址,除了姚老三的团伙之外,剩下两个:一个是姚老七跟着自己的三哥学了点皮毛之后出去另组队伍;另外一个团伙的组织者霍某,则专门找曾经给姚老三干过活的人,这些人去挖,他提供资金、工具和后勤保障。而姚老三的队伍,人员变动很大,对他而言,这些人不过是挖挖坑而已,换谁都能干。

根据王红岩的调查,寻点的方法大致有几种:一是看书,看各种考古资料;二是问人,向老百姓问当地风物;三是看风水山势星象。“为什么一二三普(三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专家学者都没发现,他们发现了?他们也考察,并且他们走了好多捷径。”很多时候,是考古跟着盗墓贼走。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航拍牛河梁遗址积石冢全景(新华社图)

有时候,一座山可能会碰到三种人:考古学者、盗墓贼和警察。

“我们出去侦查,其中就有老百姓,我们问他‘你干啥呢’,他说‘我溜达玩儿呢’。问你家在哪儿,他不在这儿祝我问‘有啥文物啥的,我们想收’。”王红岩说,警察会假扮考古队或博物馆的,盗墓的也装文博人员,或是打野鸡收山货的,大家彼此试探。

据说这行里有一些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探明了哪个墓葬决定过段时间再来盗掘,盗墓贼会假扮还林工程人员以给树木培土,在动土地点周围留下一圈很浅的锹印,表示已经有主了。若有人不守规矩抢先挖了别人的地盘并被发现,一番争斗恐怕无法避免。

盗墓贼大多选择夏秋两季行动,此时土壤松软易于挖掘,草木庄稼茂盛利于隐蔽行踪。盗掘要在天黑前上山,先休息等候,凌晨一点至三点开始盗掘,这个时间段周边的村民多已入睡,就算醒着,警惕性也不如平常。盗完之后,会把所有的烟头,烟盒,矿泉水瓶这些东西全都收走,盗坑一律回填。姚老三曾表示过不回填的人太不讲究,这名义上是对逝者的尊敬,实际是为了不留痕迹。有时甚至会在盗坑处播撒草籽移植草皮,若是伪装到位,就算是盗墓的同行也不容易发现。姚老七所在团伙就曾被同行的伪装骗到,当他们挖开墓穴,才发现有人先行一步将东西盗走了。

2013年下半年某个夜晚,王红岩和姚老三有过一次相遇。当时王红岩带队提前布控,姚老三似乎察觉到了不对,一下子就跑到苞米地里去了。过一会儿,一两公里外听到摩托车响,姚老三跑掉了。后来王红岩才得知,当晚姚老三钻苞米地,上土包子,不小心掉沟里了,把肋骨摔断了三根。去住院之前,姚老三害怕被跟踪调查,特地去找人打了一架,然后去医院说是打架把肋骨打断的。

揭秘盗墓第一大案:“关外第一高手”穿行北上广销赃

红山遗址盗窃团伙使用的金属探测仪(新华社图)

山雨欲来

2012年,作为申遗配套的牛河梁遗址博物馆开馆,游客、考古文博人员蜂拥而来,盗墓贼也夹杂其中。

王红岩在开馆前就有预料,特意安排便衣进行巡查。在他们看来,游客、盗墓贼和考古文博人员表现各有不同:游客是走马观花随便看,考古文博人员看得全面又认真,盗墓贼也很认真,但主要针对重点文物,尤其是玉器,石器他们一般就不看了。

而在另外一次大型活动中,这些盗墓贼就谨慎得多了。2012年底,央视《寻宝》栏目“走进辽宁朝阳”,早上两点就有人去排队鉴宝登记,民警也混在其中,结果很多人大概发现了,就不登记走了。

王红岩注意到,此前节目中有专家给红山文化玉器明码实价,“说这个东西值三十万、五十万、一百万”,感觉很不妥,就跟前来调研的国家文物局领导说,能不能不要给出价格?后来那期“走进辽宁朝阳”节目中,专家鉴定完红山文化藏品之后,说的是:“这件东西是我们国家的珍贵文物,在民间是不可以交流的,所以我建议这件东西,今后有机会(捐)给博物馆,国家或其他有关部门也会给你一定的(补偿)。”

但实际上所有人都知道捐给国家和卖给私人的价格差异。如果说2008年红山文化文物被热捧还是小范围的,到了2012年,由于央视《寻宝》节目的火爆,以及盗墓小说的流行,整个中国都掀起了一场文物收藏热。

“对朝阳而言,特别是对红山文化遗址而言,应该说盗墓的高峰时期就要到来了。”王红岩把这个判断写进了2013年工作计划之中,“我也看了很多外围资料和案件,各省都处于盗墓高峰,我们地区势必更敏感”。

2013年5月,王红岩把情况向新调任过来的朝阳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李超(“11·26”朝阳专案总指挥)汇报。6月,朝阳市公安局文物保卫分局职责从牛河梁拓展到全市,包括凌源、建平、喀左、龙城、双塔等区县,凡是红山文化文物案件都由文物保卫分局进行查办,编制也增加到了十五个人。对于朝阳市来说,牛河梁遗址这个文化品牌,不容有失。

此时的姚老三,已是当地盗墓和文物界赫赫有名的人物。金丝眼镜,西装革履,穿行于北京、天津、上海、深圳的星级宾馆,谈论文物,尤其是红山文化玉器,一看一个准,俨然大老板、政府官员的派头。与寻常盗墓贼不同,姚老三已经能够接触到一般不与盗墓贼直接打交道的私人博物馆老板,手上的文物可以迅速出手。

而他赌得也越来越凶,仅在河北某赌场就欠下七千多万的赌债。来不及出售文物换钱而又急需赌资时,他直接拿文物抵押。值一百万的他要五十万,甚至不看价格直接十万一件当场抵押掉,鲜有赎回。

江湖告急

2014年11月,和姚老七合作盗墓的冯强(化名)在回家路上被人绑架,弄到内蒙古一处废弃的矿场,绑架者声称:我们老板说了,今天如果不把手上的红山文化玉器交出来,就地给你弄死埋了。

冯强见势不妙,只好交出自家古玩店的保险箱钥匙。绑架者给了冯强两百元自己想办法回家,直奔古玩店,搜走了11件红山玉器等文物。临走时把冯强的两个三星平板、手机和监控系统拆了,拿到一座桥下烧了,很是干净利落。

绑架者正是姚老三从北京叫回来的表弟王某一伙,王某此前在北京大兴的赌场给人看场子,为人霸道,正合姚老三此时的需要。姚老三叫表弟回来,一是为抢劫,二是要回抵押在赌场的奥迪车,三是姚老三这时候身边已经没有得力干将了。

与赌场上的豪气迥异,在团伙成员的待遇问题上姚老三比较抠门。弟弟姚老七曾跟随他盗墓,从开车放哨到下坑盗掘直至学会了找墓的本事,几年下来姚老三只给过亲弟弟两次钱,总共15万。快要挖出文物时,姚老三会把人都支开,让他们喝水抽烟休息,自己独自下坑挖开最后一层土取走文物。跟着干活的人连这一趟盗出多少东西都不甚清楚,只能从当天工钱的多寡来推测最近文物的出手情况。

有一次姚老三组织团伙到朝阳市远郊盗掘,据团伙成员刘某讲,姚老三将一只玉镯放到了自己的兜里。事后刘某分得十二万,其他人各得七万。因为有一段时间没给钱了,大家判断姚老三肯定出手了不少文物,挣了一大笔。兄弟们得养家糊口,都要冒风险,于是联合要求提高收入。姚老三当时就火了,从兜里掏出那只玉镯,直接扔在地上砸碎说:“你们爱干就干,不干拉倒。”经此一事,正盘算着学成以后要脱离团伙的刘某、董某、倪某某三人另起了炉灶。

弟弟姚老七也找到了冯强等四人另组队伍。冯强曾因抢劫入狱七年,认识了一个盗墓的狱友,经常听他讲这方面的故事。冯强对古代的东西感兴趣,又有些道上的资源,因此一拍即合。与姚老三的团队不同,这个新组合的盗墓团伙商定好无论多少,收益一概平分。

红山文化遗址地盘就那么大,突然冒出其他人想要分一杯羹,自然令姚老三不快。叫回表弟绑架冯强,除了抢玉器,也有警告的意思。根据王红岩调查分析,此时姚老三已经要托表弟帮忙买枪,一是要防警方打击,二是要防其他人报复(比如冯强),更主要的是,他要组织更多的人,抢劫更多的对象,包括好不容易联系上的下家——天津某私人博物馆的老板。盗墓虽然来钱快,但抢劫来得更快。

“他已经形成了团伙化,然后盗墓专业化,最后是暴力化了。”王红岩说。

而冯强被问及为什么姚老三要抢他,他的回答是:“我感觉他那是疯了。”

猫鼠游戏

实际上,案子追查到姚老三,正是从冯强这条线索开始。

次序是:警方先发现冯强可能是团队中的组织者和策划者,然后发现在这个团队中,姚老七扮演了技术支持的角色,他懂怎样找点,那么,姚老七的技术从哪里学的呢?随后发现姚老七与姓白的叔侄俩来往密切,最后发现白氏叔侄和另外一个姓姚的人接触较多,特别是这个人甚至一度在白家吃住。

进一步调查,此人经常出没各大城市的星级宾馆,且拥有多处住宅,大多装修豪华,而通过走访,发现他并不是生意人,也不是官员,家里也没有开矿,那他哪里来这么多钱呢?又经过一段时间侦查,还发现姚老三经常参加各种赌博活动,且赌注很大,动辄几万,几十万,甚至几百万。通过户籍调查,原来姚老三正是姚老七的三哥。

最重要的发现来自赌场和文物市场。在河北围场等赌场,姚老三输了七千多万元,而且经常拿文物来抵押。而在赤峰的古玩市场,很多人都认识他,叫他姚大爷姚师傅,鉴定文物非常了得。警方怀疑,姚老三背后,很可能有一个神秘的盗墓团伙。

外围信息梳理得差不多了,警方开始紧密跟踪姚老三,发现其举止非常怪异。

“他的司机经常给他送到一个地方他就不让送了,然后把司机打发走,自己步行或者打车回家。司机接他的时候,从不让他到家里来接,而是走到一个很远的地方,等司机到地点之后他又不上车,又打电话说你上上哪哪来接我。”王红岩说,姚老三有几辆车几个司机,但没一个司机用的时间特别长。“姚老三看不认识的电话号根本就不接,认识的号也不接。你打了电话以后,他认为能回,他就找一个公共电话,或找一个周边人的电话给回,你找我干啥,有啥事,几句话就完事儿了。”

由此,警方逐渐梳理出10个盗墓、倒卖文物犯罪团伙,涉及人数八十多人,主要活动于辽宁、河北、内蒙古交界地带,一类专门盗掘红山文化遗址,一类专门盗掘辽金时代遗址和古墓葬。最开始立案侦查是2014年7月7日,在朝阳代号“7·07”,11月26日上报辽宁省公安厅,代号改为“11·26”,随后,公安部将此案立为公安部督办2015年1号案件。

最终定下的统一抓捕时间是2014年12月7日凌晨。由于涉及人数众多,专案组为了保密,特意把涉案人员的家庭情况、体貌特征等资料梳理出来,密封在档案袋中,到时再由抓捕组组长拆袋抓人。为了防止文物调包,抓捕过程全程录像,并要求即时把现场照片传回微信群存档。

2014年12月7日凌晨三点多,内蒙古自治区宁城县天义镇天义宾馆,朝阳市公安局有组织犯罪案件侦查大队大队长张金宝接到通知准备对姚老三实施提前抓捕。在另外三个地方,另有三组人马蹲守在姚老三可能出现的地方,但他住进了天义镇这家宾馆,并且就在民警的旁边。

“队长,嫌疑人用自己的身份证开了两个房间,目前尚不清楚他本人住在哪一间1张金宝接报后下令抓捕队分为两组,同时对两个房间进行搜捕。就在此前,办案民警已经进行了周密的布控,甚至弄清楚宾馆房门是采用防盗链还是防盗栓。

“砰”的一声,宾馆两个房间的门同时被打开。“不许动!”民警们迅速扑上前,将姚老三摁在床上。

明月山冈

2015年5月27日,当天早上,央视开始播出“11·26”专案的新闻,晚上十点多,两声响,王红岩家的阳台玻璃碎了一地,是用钢珠打的。王红岩说:“他们在山上都能找到墓穴,要找我家当然也很容易。”

他现在最操心的是追缴赃物,很多是有钱有势的人,不乏政府官员,而这“就牵涉到职务犯罪了。据专家讲,刚抓起来的前省政协副主席陈铁新,也是原朝阳市委书记,他手里就有红山的东西,案发后他们就曾鉴定过。这个案子有几个巧合,天时地利人和。现在我们的领导是刚来的,如果不具备这些条件,都不行”。

今年1月6日,王红岩在网上听到新华网在播习近平的讲话:“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文化遗产”,王红岩赶紧用手机录下来给副市长李超听。王红岩说,一开始人们有很多担心,“说这个案子破不了,抓不到那么多人,结果抓那么多。说文物追不回来,结果追了不少。说过两天就得把人放出来,现在延长拘押,批捕一百多人。后来这个案子不得了了,逐级领导批示非常重视,再也没人说这些了。”

截至目前,在朝阳警方破获的这起涉文物犯罪案件中,追缴的国家一、二、三级珍贵文物数量以及文物总数均超过1949年以来辽宁追缴文物数量的总和。在追回的珍贵文物中,有红山文化的典型器物——玉猪龙、勾云形玉佩、马蹄形玉箍、双联壁以及兽面纹丫形器、玉龟、玉镯等玉器和陶器。其中,上百件红山文化玉器的精美程度和玉料选用,填补了红山文化发掘出土文物种类、资料的多项空?白。

冯强的身上文满了文身,前胸是龙,后背是四大天王,左肩是杨戬,右肩是弥陀,左腿是耶律休哥,右腿是哲别。他说自己小时候喜欢听评书,憧憬古代的人物故事,有时候挖完墓,“我坐这儿歇一会儿,也会想一会儿。我看着月亮,看着前面一条河,我想原来这里肯定有一条大河,我坐这个位置是不是以前有人坐过。我就想了解他那个时代,他是怎么生活,他有什么想法,用什么东西,拼命地想了解他们……他们跟咱们现代人我感觉没有太大区别。”

“那你到底为什么盗墓?”

“其实还是钱。”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广告合作|网站地图|标签|Archiver|小黑屋|

免责声明: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备案信息:蜀ICP备15008600号-2Copyright 2016 收藏大家坛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