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6|回复: 0

精品解读!中国嘉德2017春拍:旃檀林 佛教艺术集萃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8 09: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国嘉德2017春季拍卖会一如既往,呈现高品质佛教艺术品我们将更多推介给广大藏家藏友们让更多的人与顶级收藏品零距离接触!旃檀林——佛教艺术集萃预展:2017年6月16日-21日拍卖:2017年6月20日 晚8:00地点:北京国际饭店会议中心紫金·南厅精铜铸就成就者 神色犹见雪堆白—— 大成就者萨惹哈造像赏析故宫博物院研究员 罗文华17世纪,藏传佛教艺术进入了全新的历史阶段。在西藏本土,五世达赖喇嘛登上了最高的政教宝座。在他的扶持和积极参与,西藏艺术逐渐进入规范化和模式化的发展轨道。官方作坊雪堆白专为达赖喇嘛及其地方政府铸造法物,经过不断尝试创新,形成独特的雪堆白造像。3351 大成就者萨惹哈组像西藏 17世纪高20.5cm;宽16.5cm紫、黄双色琍玛嵌金、银及宝石,局部鎏金来源:安思远泛亚专场,佳士得纽约1982年估价:RMB 3,000,000-6,000,0001642年,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1617-1682年)依靠和硕特蒙古固始汗势力建立噶厦政权后,以拉萨为中心,在西藏各地修建、维修了众多寺院,在招集各地的能工巧匠参与系列工程的同时,开始着手对手工业技术人员进行培养,为雪堆白作坊形成奠定了基础。但五世达赖喇嘛时期的雪堆白只是处在草创时期,并没有形成系统完善的管理机制。第巴•桑杰嘉措担任摄政期间,于1688年9月29日完成了他的巨著《黄琉璃》,详细阐释了诸神、圣者及护法不同部分的图像和线性测量图。为了说明这个主题,他甚至雇佣了三名专业艺术家创作了一本造像量度的写生集,那些精确的测量图作为样本在写生集中展示,这些量度图像后来成为雪堆白造像的基本量度标准,为西藏造像的模式化产生了影响。雪堆白的真正成型要晚到七世达赖罗桑格桑嘉措时期(1708-1757年)。1754年,七世达赖喇嘛派人去尼泊尔学习造像,并于布达拉宫附近设立造像作坊,铸造佛像190尊,绘画唐卡510幅。这才标志着雪堆白作坊正式成立。雪堆白位于拉萨布达拉宫脚下,全称雪堆白多当列康(Zhol‘dod dpal do dam las khongs),是西藏噶厦地方政府下属的行业组织,专门承做和供应噶厦政府所需要的佛教法物。它既是一个承造藏传佛教法物的作坊,也是整个西藏手工业的管理机构。当时凡是外地私人工匠需要在西藏工作,每年向雪堆白缴税后才能在雪堆白属下干活。若发现私自行事,雪堆白有权没收工具并予以惩罚。据说,雪堆白有会员108名,分工精细,有浮雕工、锻打工、铸工、塑像师、铁匠、铜匠、画师、木匠、金匠、车工等。由于这个作坊有官办性质,嘎厦政府对其控制较严,它主要职能是为嘎厦政府服务,经费基本上来源于西藏地方政府。为了保证雪堆白对技术、产品和工匠的垄断性优势,嘎厦政府严格限制来自于康巴和安多地区的工匠加入,只收纳卫藏地区的工匠。雪堆白造像数量很大,品类种多,从北京至整个藏区,随着黄教影响的扩大,遍布各地。在一般人的心目中,雪堆白多是量产的、模式化的作品,没有什么特色,实际上,雪堆白造像绝对不乏经典之作,主要有三类最能代表其水平,一类是与常见的黄铜或红铜鎏金的造像不同的紫金琍玛造像,其合金配方与色泽均十分独特;另一类是模仿古代印度、尼泊尔的新仿古作品。这些作品曾经作为进贡的“番像佛”,大量送至北京,供奉在宫禁内外的寺庙中,以至于人们误以为是京造佛像;最后一类是少量的专门生产的精品,在合金质量和技术水平均独步一时,属于雪堆白的精品之作。值得注意的是,雪堆白有一种叫铜烧古的技术,一直是其处理表面铜色的绝活,使新造的佛像看起来色彩润泽,包浆深厚,古香古色,与经过长时期氧化的效果相当接近。这尊萨惹哈造像就属于最后一类中的作品。萨惹哈作苦修者装束,须发眉皆白,换高髻,缀联珠,戴骷髅冠,二者均为银质,顶上有纯金金刚杵头。双目圆睁,露白齿,表情忿怒,上身袒裸,饰捶揲金质项圈,有银质的珠鬘穿过双肩,束在腰部,在胸前交叉嵌法轮,鬘头垂到腹部,嵌有松石。臂钏、手镯、足镯均为银质联珠,臂钏和足镯上的摩尼宝珠部分为金质捶揲嵌松石工艺,足见此像之豪华,非普通造像可比。下身仅披虎皮,象征他的厌世出离心,坐夜叉身上,暗示他得道后的法力。双手于胸前施拈持印,显然与萨惹哈双手端持新造羽箭的形象一致,暗示他看见新造的箭后立即产生觉悟,认识到空色无分别,因其本质不二。夜叉以跪卧姿,侧面向观者,神态安神,面带微笑。下承单层仰莲台,莲瓣为写实的叶状,与常见的莲瓣不同,是17-18世纪雪堆白造像的典型样式。从莲台的形式来看,此像不是单独供奉,原来应当是置于某个台座上供奉的。这样的例子在雪堆白造像中有诸多例子可证。封底保存完好,中间刻十字交杵纹底泛亚贴此像在过去流落海外,曾属于20世纪60年代建立的“泛亚收藏”,是20世纪世界范围内最著名的泛喜马拉雅艺术收藏。在泛亚收藏中,数十件藏品被美国重要的博物馆收藏,其中包括大都会博物馆、克利夫兰博物馆、以及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等。首任“泛亚收藏”藏主克里斯蒂安-休曼去世后,此件作品于1982年由安思远主持在纽约佳士得拍出。萨惹哈身侧后方有手持供品的明妃胁侍左右,上身袒裸,下身着短裙,裙上有阴线刻花,颇有尼泊尔艺术的特点,应当是雪堆白工匠借鉴尼泊尔样式而创作的。她们应当是助修或见证他修行的人。三人背后有葫芦形大背光,以观者的角度为准,台座上右边供带盖铜钵,置于仰覆莲台上;左边高足盘,内供巴苓,周围堆放摩尼宝等珍宝,代表施造人或者信众对于萨惹哈的崇拜。大成就者(Mahasiddha)是专对以修习密法获得成就并对密法传播做出贡献的那些古代印度上师的称呼。由于身份特殊,又多惊世骇俗之举,他们身上往往笼罩着神秘的色彩。西藏一直将大成就者作为密教上师崇拜有加。虽然西藏传统有八十四大成就者的说法,并有一本有关他们传记的书,但实际绘画和文献中,对于大成就者的数量一直并不确定,有80、84,100多等位各种说法,大成就者的特征也不统一,除了几位大家耳熟能详的之外,很多都要靠藏文题记来辨认。根据西藏《八十四大成就者传》的记载,这些大成就者或出身低微,或就是贱种阶级,也有出身高贵的王胄之家或是婆罗门阶级的;他们从事的行业也各不相同,有渔夫、屠夫、小偷,也有一国之君或修行已有所成的异教徒。但他们都在从事同一项事业就是通过神秘的方式(瑜伽),采取与当时社会普遍道德相左的行为(喝酒、性乱等),在怪异的场所(坟场)进行独特的瑜伽体验。他们并不仅仅是身怀绝技的高级瑜伽师,而一群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佛教徒,是探索一切有情(包括人类在内一切有生命的存在)脱离生、老、病、死的在世之苦和无限轮回的永恒之苦的先驱和思想家。他们利用现世短暂的生命,追求永恒存在的精神,达到永恒快乐的彼岸,精神永存的家园。萨惹哈就是其中广为人知的成员之一。萨惹哈出身高等级种姓婆罗门,生活在公元8世纪下半叶的东印度。他白天遵守婆罗门规范,晚上则遵循佛教的行持,同时遵守婆罗门和佛教的戒律。他特别热衷于密法修行并且已然得到解脱,他身边的人却浑然不知。有一次,他因为饮酒,被众婆罗门告发到国王面前,称其喝酒破坏婆罗门教规,要求将他逐出教门。为了解除大家对他的误会,他在众人面前发誓,将手放入滚烫的油中,如果毫发无伤则表明他没有饮酒,果然大家均看见他的手安然无恙。众人还是执迷不悟。他又发誓要徒步走过水面而不沉,如果能够做到,则再次证明他的清净无污。最后也在众人面前从水上走过河面。见大家还心存犹疑,最后他在众人见证下称自己的体重竟然远超三个与他自身一样重的铁块。大家这才发现,萨惹哈原来是具有神通法力的大瑜伽师,君民无不叹服,国王宣布,他既然有这样高的成就,饮不饮酒不过是表相而已,为他所折服的国王与百姓都笃信他的成就,皈依于佛门。后来萨惹哈大师和一位制箭铁匠15岁的女儿结婚,一同在荒远之地隐修,曾一次入定12年之久,出定之时还想起入定前妻子为他做的萝卜。他的妻子立即对他的入定修行的效果表示怀疑,认为他的妄念分别还没有消除。他虚心地接受妻子的批评,认真摒除分别与执着妄想,专注地禅修,彻底断除了烦恼,得到了大手印的成就。萨惹哈是古印度实践大轮上乐(Cakrasaņvara)密法的上师之一,他创作的道把(Dohā)行歌阐述了俱生欢喜(Sahajānanda)观修的基本原则,对西藏文学产生过巨大影响。他与上乐金刚和佛陀嘎布拉金刚(Buddhakapāla)的教法有关系。也有人认为他是密教大师龙树的上师。此尊造像不仅主题鲜明,人物形象和姿态极为生动自然,具有较高的艺术水平,且用材讲究:萨惹哈与夜叉身体铜色呈暗红色,类似于红铜,其实就是黄铜烧古技术带来的独特效果,背光、两位明妃以及莲座为铜鎏金,镶嵌银、金、松石,足证此像制作成本非同一般,须发眉部分上白漆再绘画发丝,更为西藏造像中所少见的案例。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网站地图|标签|Archiver|小黑屋|

免责声明:论坛所有帖子仅代表作者本人意见,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备案信息:蜀ICP备15008600号-2Copyright 2016 收藏大家坛 All rights reserve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